王兆星:提高对微观个体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中新经纬客户端10月22日电 题:《王兆星:提高对微观个体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防范》

作者 王兆星(国务院参事)

我们要对风险有效防范、有效化解、有效治理,首先对风险形成的原因、源头进行准确的研判。从金融风险形成的源头来看,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内部,一个是外部。从内部来看,从微观和个体结构来看,风险一方面可能产生于公司治理的失效、风险内控的失效而导致业务的盲目扩张、违法违规经营,造成大量的金融案件和金融资产的损失,最后可能会形成声誉风险、法律风险,甚至可能造成流动性和信用风险,这些都属于内部原因而形成的单体的微观的风险。

另一方面的风险来自于外部,是一种宏观的风险,是整个金融周期的变化,经济泡沫、金融泡沫、房地产泡沫形成及其破灭导致整个经济的巨大波动,市场的巨大波动和市场的不良资产的上升是流行性的问题。

外部的风险与目前我们看到的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的冲击也是高度相关的,这些虽然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但是随着情况的变化也有可能变成大概率事件,这种所谓的黑天鹅、灰犀牛会经常冲击我们。我们已经亲身体验到这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的经济、贸易乃至金融造成巨大的破坏和影响,也引发了巨大的金融风险的累积。除疫情的传染之外,随着气侯变化,气象地质灾害不断增多,洪水干旱还有所谓的山火会不断地发生,这些都会给经济造成巨大的破坏,进而形成金融风险。

还有比如外部的贸易制裁、金融制裁、经济摩擦,还有地域局部的政治动乱和政局的变化,这些都可能对经济金融造成冲击,形成金融风险,这些可以概括为非传统的金融风险。

针对这些风险形成的原因我们也应该采取不同的有效的防范措施,对于微观个体的风险我们应该采取更加审慎的监管和管理措施,加强公司治理,加强风险管控,提高对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防范。

从宏观上要加强宏观审慎的管理,加强逆周期的调节,防范经济泡沫、房地产泡沫以及金融泡沫的形成给经济造成的冲击。

另外我们也要对那些非传统金融风险加强预防性的和应对性的防范,包括要对这些非传统风险进行研究,早识别,早预警,早处置,早应对,最大程度地减少对金融体系的冲击,而有效地防范各种金融风险。

(根据王兆星10月22日在“2020金融街(000402,股吧)论坛年会平行论坛--金融合作与变革”上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中新经纬APP)